英雄时代——深圳警察故事(九)

来源:李迪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07-25 17:28:46

  崔爱武,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罗湖公交派出所所长。

  此前,她是公交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,是深圳市公安局成立以来的第一个女刑警大队长。人称崔大!

  崔大不自大。她不仅有女性的沉着冷静,最大长处是能充分听取意见,把大家聚在一起做事,让每个人都参与,都快乐。大家快乐,她也快乐。明明是刑警,她常哈哈哈。

  一见面,我就说,中华儿女多奇志,不爱红装爱武装。

  哈哈哈!没那么高大上,我是爱武汉!

  啊?

  因为我是武汉人。

  哎哟,谁不说俺家乡好。

  哈哈哈!李老师,我讲两个案子。第一个是电信诈骗,最后嫌疑人都抓住了,一个叫……

  我急忙打住,慢着慢着,你从头儿讲,先别讲最后。

  哈哈哈!我性子急。好吧,我就从头儿讲——

  这天,值勤民警在地铁里巡逻,看见两个人在银行取款机前转来转去,遂上前盘问,干什么呢?没干什么。身份证!没带。跟我们走!带到警务室一查,好家伙,两个人身上装了273张银行卡,快成开银行的了!

  我马上去银行查信息。一查,问题出来了,273张卡全是取现金用的,没有下一级卡。就是说,不跟别的卡再发生联系,进来的钱全部取走,不再转给谁或交费购物什么的。业务单一,就是取现。几乎每天都有钱进,有多有少,每笔都不超过取款机的两万元限额。所以,每天到账的钱都能一次取走。

  这两个家伙是“车手”!我说。

  “车手”,是我们对电信诈骗案中末端罪犯的称呼,也叫工仔。后台老板给他们租房子住,一个月有1000多块钱收入。他们的活儿就是取钱。老板雇人打电话行骗,一旦得手就发信息给他们,他们马上就把钱取出来。

  这是危险的游戏。

  但是,这个游戏有一条铁的规律,注定让骗子露出马脚——

  “车手”取出现金,要汇入老板指定的账号。这些汇入的现金,会由另一批”车手”取出来转交给老板。

  这个账号就是我们破案的“眼”。

  我们从其中一个“车手”的手机里,找到一条神秘的短信:小龙二字后面是一串号码。分析这串号码,是建行龙卡。去银行一查,哎哟,真不少,32万!

  这无疑是老板指定的账号。

  有32万汇入,就有事主被骗了32万。真可恨!

  被电信诈骗的事主,有报案的,也有不报案的。深圳有个老板,先后两次被骗,第一笔10万,第二笔30万。他的手机一响,对方就说,我在来深圳的路上啦!他刚好有一个客户要来深圳,心里就对应上了,说好啊,明天就可以见了。得,这是第一个电话。隔了几个小时,又是这个电话打来,很仓促,我在路上出车祸了,把人家给撞了,你帮我转点儿钱,我现在赶紧去医院!这个老板没在意就给转了。一会儿,又来电说不够,要做手术,又转了30万。等到要第三笔60万,他回过神儿来了,没转。他知道被骗了,却没有报案,直到我们破案后找到他。

  现在,两个“车手”落网,牵出骗子的账号。

  我说,成立专案组,开始经营!

  经营?听起来很搞笑,好像是在做生意。

  这是我们的行话,就是开始侦破。

  案件的侦破,速战速决的有木有?有,但不多。大多要“经营”几个月,甚至几年、十几年,最终完胜。

  专案组成立后,摩拳擦掌,很快发现广州有“车手”取钱。

  我立刻派侦查员去广州,蹲守取钱的柜员机。

  我说,你们不能老待在那儿,时间长了会被“车手”发现!

  崔大,那怎么办?

  哈哈哈!卖西瓜,骑摩托拉客,随你们。不怕赔钱,有我哪!

  结果,大裤衩,大背心,烂拖鞋,真就在那儿卖上西瓜了。

  崔大,我们卖西瓜赚钱了!

  哈哈哈!改善伙食,吃烧鹅!

  骑摩托拉客的侦查员也赚钱了。真是逗死我了!

  侦查员蹲守了几天,发现了取款的几个“车手”。一查他们的联系电话,哎哟,直通茂名!

  我判断后台老板就在茂名,遂带人连夜赶到。通过侦查,发现躲藏在此地的后台老板有两个点儿,负责打诈骗电话;有两个小组的“车手”,负责取钱。深圳一个,另一个在广州。深圳的这个组刚刚被我们端了。后来查明,这个组有三个人,抓了两个,漏了一个。当然这个也跑不了,收网的时候一块儿给收了。说起来很搞笑,这个漏网的家伙,看见两个人被抓了,也没跑,就在家呆着。我安排了一组人盯着他,说先不要惊动,等我们这边儿收网了再收他。结果,一个副所长沉不住气,直接给他打电话,说你在干吗呢,这几天不要走开!说起来这个人也真傻,都惊动了还不跑,是我干刑警以来碰到的最傻的嫌疑人。抓他的时候,说不许动,他说我没动,所长早就说不让我动了。我听了哭笑不得,打电话对副所长说,差一点儿被你搞黄了,幸亏他是个傻瓜。哈哈哈!

  我们来到茂名后,通过踩点儿,摸准了打电话的两个点儿。

  其中一个点儿,只知道在哪栋楼,但不知道在哪个房间。

  我说,断电!

  物管断电了,楼里的住户都跑出来问。

  我一眼就看出一个家伙不是善茬儿,上去揪住他衣领,三下五去二,铐了起来。组员跟着冲进房间,不许动,警察!一屋子打电话的人全趴下了。

  一审,得知了另一个点儿的准确位置。

  来到门前,我说,别费事儿了,砸!

  撞门锤一抡,咣咣咣!

  砸门也出了搞笑的事,一开始组员听我说砸,太激动了,举起撞门锤就砸,结果锤子拿反了,大头儿朝后,咣咣!使不上劲儿。屋子里惊叫翻天。一个兄弟急了,抢过撞门锤,咣咣咣!

  劲儿大发了,两道门一起砸倒了!

  屋里人正把诈骗资料从窗户扔下去。

  哈哈哈,我早料到了,事先安排人站在楼下等。有人跳楼就接人,有东西下来就装筐,一样儿也不落。

  这个屋里打电话的一共九个人。他们两天换一个电话卡,通过买来的个人信息,挨个打电话。每人一天要打两百多个电话。你猜猜我是谁?对方一听,有的直接就给挂了,猜你妈个头!有的就很好奇,真的猜起来。一猜一聊,得,上当了,钱没了。

  茂名电信诈骗案,经营了四个月,大获全胜,总共抓了22名嫌疑人,有男有女。除去各类马仔,最大的收获是抓住了两个后台老板!

  在核实证据时,有两笔被骗款我印象很深——

  一笔是那个32万的。女事主是浙江人,她弟弟是做工程的,要在深圳买泥头车,跟她借钱。她刚准备好,就接到电话,猜猜我是谁?她连猜都没猜,直接就叫弟弟。那边儿就说钱准备得怎么样了?她说准备好了。那边儿说我账号换了,现在给你。得,她就把钱打过去了。后来,她弟弟真来电话了,她一下子就懵了,才知道被骗。她来报案,我说,我们一定努力侦破,如果案破了就告诉你。她当时就哭了。

  另一笔,是那个老板的,先后被骗了40万元。我一查,哎哟妈耶,他账上还有2000多万,千万别再被骗了,就设法联系他。手机接通后,刚说我是公安局的,他就叫起来,骗子!又想来骗我啦!说完就挂了。再怎么打也不接了。哈哈哈,被骗怕了。怎么办?我想了个绝招儿,让银行冻结了他的钱。得,一冻结,他急了,马上跑到银行来。想不到是我接待,他当时就傻了。哈哈哈!

  这起电信诈骗案始于地铁,我再讲一起始于机场大巴的案件。

  机场大巴有很多条线,很多中途不停车。就是这样一个时间、地点都有限的空间,却案件高发,受害人叫苦不迭。

  什么案件呢?盗窃案。乘客的笔记本电脑、相机镜头,成了窃贼的魔术道具。上车时好好的,下车一看,哎哟!电脑变成切菜板,或者瓷砖,或者一摞A4纸。种类繁多,不一而足。相机镜头呢?变成了易拉罐、罐头瓶。不管变什么,规格及重量基本相同,受害人很难当时发觉,都是后来要用了,一开包,惊叫起来!

  窃贼神出鬼没,调包手到擒来。

  为侦破这个案件,我们的侦查员下了不少功夫。

  因为调包案件发生在大巴车上,侦查员首先调取车上的监控,回放追踪。这一回放不要紧,发现窃贼不止一个两个,作案手法相同,好像一个师傅教出来的。首先,在机场出口前观察,看谁背着电脑包或相机包准备坐大巴,瞄准了,跟上去。旅客买哪趟车,他们也买哪趟车。他们一般是两人一组,只买一张票,而且是最后一排的。坐在后面方便寻找下手时机。票是买到最后排了,人却不先上去。等一车人上满了,其中一个人才上去。他空着两手,一上去就装成乘务员,把大家的包都拿起来放行李架上。放完了,他就下车了,另一个人又上去。这家伙背着个包,包里放着道具。一上去就把包放在行李架上,并趁机把包往后推推。他的包放得很准,就放在准备下手的包旁边,然后就坐到最后一排了。大巴中间不停,大家很放心,上车打盹儿小睡。旅途劳顿,又是刚下飞机,不一会儿就鼾声四起。谁也想不到,车上有个假装睡觉的活神仙。

  得,一看都睡了,这家伙就起来了,大大方方的,好像拿自己包里的什么东西。没睡的人也不会注意他。他手快啊,出神入化,三下五去二,调包成功,又回去假睡。到站了,不慌不忙,背起自己的包就溜了。

  这类案件,抓现行难,取证难,行窃的惯偷反侦查意识强,不抓现行又很难审下来。就算审下来,个案案值不大,也往往关两天就放了。但是,他们作案猖獗,社会影响很坏,很多时候专对外国人下手。不打击不行,不打击机场大巴无宁日。

  一开始,侦查员从抓现行入手,效果不理想。

  一次,明明看见窃贼上了去东莞的大巴,侦查员也跟了上去,傻乎乎一直坐到东莞,窃贼没动窝儿。怎么回事?昨晚打牌到半夜,乘客没睡他先睡成了猪,一直到东莞都没醒。气得侦查员真想上去揍他一顿。我说,嗨,你一看没戏了,也跟着补补觉呗。他说,那你还不把我脑袋拧下来?哈哈哈!我手劲儿有那么大吗?快去吧,你现在就补个觉!

  还有一次,侦查员跟上了一个窃贼,他瞄准的是一个老外,三个人都上了车。眼看窃贼在中途得手了,侦查员一下车就把他控制住,然后跟老外说,你的电脑丢了,是他偷的。老外打开包一看,NO!我的电脑没有丢,好好的在包包里!侦查员一看,真没丢,就抓脑壳了,心说这可怪了。再一打开窃贼的包,里头装着一个切菜板。总不能说切菜板是违禁品吧?没辙,只好放人。窃贼不依不饶,说你污辱我的人格,我跟你没完!老外也追着问,你们是在拍电影吗?侦查员很郁闷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原来,老外的电脑小,窃贼的菜板大,调是调了,放不进去又退出来了。

  抓现行受挫,我说,调整思路,抓销赃倒查!

  经过深入侦查,我获得重要信息:这些窃贼基本都住在广州,有人上门收赃销赃。其中有个叫“四眼”的,骑电动车,戴眼睛,背背囊。生意好的时候,前面背一个,后面背一个。

  于是,我带人去广州寻找“四眼”。

  到达广州当天,下大雨。有人说,算了,休息吧!

  我说,不行!

  我们冒雨前往指定地点,想不到一去就发现了“四眼”。只见他骑个电动车飞奔在雨中,背囊鼓鼓。

  他骑电动车,我们两条腿,这怎么办?还好,天上下雨地上滑,“四眼”的车也不敢骑太快。但是,再不快,我们也追不上。眼看要消失在雨中,天助我也,他在一栋楼前停下了!他停,我们也停,只见他支好车,急忙进了楼。

  显然又有生意了。

  我说,扎他的车胎!

  侦查员豹子似的扑过去,扑扑!完成任务。

  后来审问“四眼”的时候,他说扎得太狠了,里胎外胎都破了,没法儿骑了。哈哈哈!

  电动车瘸了,“四眼”只好推着走。我们跟起来就省力了,同步啊!我们要看他去哪里收赃,又去哪里销赃。这次,他收赃后没去销,回家了。隔了不长时间又出来了。干什么?推着车去补胎。

  我说,跟踪不是一两天的事,总不能老扎他的胎,咱们也破费一下,买几辆车。

  崔大,早就等你这句话了!

  当时广州限制电动车,市场没卖的,只好去黑市。

  明知那些车不是好来的,不得已而为之。

  两个侦查员网上约好后就去了。七拐八拐,拐到地方,哎哟,人家有十几个人等着,一看都不是善茬。如果发觉你是警察,肯定要玩命。我们去的两个人,是警察不错,目的很单纯,买了就走,闲事不管。就这样,一看,十多个人阴着脸儿站在那儿,也着实吓一跳。他们边挑车边说大话,老大说了,干完这一票就不干了,多买几辆!旁边儿人一听,哎哟,也是道上的!以为他俩是黑社会的,阴脸儿变笑脸儿。不但成交痛快,还帮着一起骑过来。哈哈哈,二百五一辆,你就说这个数吧,都是什么人啊!

  买了五辆车,如虎添翼。

  一天,我去深圳开完会回来找他们,远远看见侦查员王咚骑车过来,头发像飞起来似的直立着。我说你的头发怎么剪的?爆炸啊!他说,嗨,别提了,花了六百多块,都快吐血了。本来很有型的,风一吹就成了这个样子!哈哈哈,别心疼了,我请你吃大餐!

  我们跟踪“四眼”整整三个月,吃不上,睡不好。有一次,侦查员王乐峰吃完快餐后,又打了一盒准备带给王咚。就在这时,“四眼”也进快餐店了。王乐峰不能提着盒饭跟踪,就把盒饭放门口,然后给王咚发个短信,说地上有盒烧鹅饭,你赶紧过来捡!收到短信,王咚马上过来,从地上捡起来吃了,还说真香!旁边儿的人直看他,以为他是叫化子。还有一次,侦查员刘波买了一份麦当劳,刚要吃,看见“四眼”骑车过去了,把到口的美食一扔,骑上车就追。饿并心疼着。

  辛苦归辛苦,摸清了“四眼”活动规律是真的。他起早贪黑,到处取货。每取一单,我们都记录下来。三个月下来,取证N多。一个单就是一个窃贼。“四眼”把取到的货送到一个二手交易市场,里头有两个固定的点儿,一个收电脑,一个收相机镜头。有时候,不仅是镜头,窃贼连相机一起偷了,放两个易拉罐就行了。

  跟踪期间,有一次最惊险:“四眼”下车往小巷里走,侦查员也跟上。跟着跟着,“四眼”突然一转身,又往回走。可能认错了门儿。侦查员躲闪不及,就迎面走过去,边走边掏出手机大声说,我不在家,金鱼你要养好啊!别忘了喂,也别喂多了!这样说着,两人擦肩而过,“四眼”不但没怀疑,还冲他笑笑。哈哈哈!

  三个月后,我说,收网!

  一百多精兵强将直扑广州。一声令下,四处出击。盗窃的,收赃销赃的,连同卖道具的,一网打尽!收缴笔记本电脑400多台、相机及镜头各200多。我们分了五个组,赴全国各地送还失主,收获一片掌声与泪花!

  这些犯罪嫌疑人被抓回深圳后,连夜审讯。我分了几个点儿同时干,审完一个送看守所一个。要审的人太多,审到最后一个,我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。

  弟兄们说,崔大,你回去睡觉吧,最后这个我们送。

  我说,你们先走,我不困。

  边说边往椅子上坐,还没坐稳就睡着了。流口水,打呼噜。被王乐峰拍下来发到群里,大家笑到疯。我说,谁拍的,快把脑袋伸过来,让我试试手劲儿。王乐峰说,饶命,我有两脑袋也扛不住!哈哈哈!

  李老师,我特别感谢您能把这些往事写出来。多少年以后,大家聚在一起,还能看看,还能回味,还能笑出声!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
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