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雄时代——深圳警察故事(八)

来源:李迪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07-25 17:27:45

  王强,深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科级警官。
 

  开工厂从事服装或纺织业生产,没有工人,甚至连厂房都没有,每年产值却过亿。这事儿听着像痴人说梦,可就真的发生了。而且,这样空手套白狼的企业还不止一家,仅芜湖地区就有八家,都是服装或纺织企业。当王强追踪而来的时候,只找到其中的两家。按照工商注册的地址,有六家根本就子虚乌有。找到的这两家也很怪异,牌子挂在同一栋厂房门前。隔窗户往里一看,哎哟,空的,什么都没有!

  这样的企业究竟靠什么挣的大钱,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?

  一宗虚开增值税发票、骗取退税大案由此拉开侦破序幕。

  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刘冬把这个专案命名为“闪电一号”。

  结案后,深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荣立集体一等功。

  央视以《伸向国库的黑手》为题,拍摄播出了专题片。

  因为看过央视的这个专题节目,所以,很期待与王强见面。

  见面。落座。开讲。

  王强人如其名,王者风范,精明强干。

  李老师,没准备,真没准备,昨天晚上下班才通知我。不过,好在是自己经历的。

  2010年10月,深圳税务局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,涉及到搞进出口业务的腾邦物流公司。什么线索呢?很多河南地区的增值税发票开到这家公司,数量非常大,有虚开嫌疑。通过调账发现,这家公司当时的退税额有1.3亿,税务局怀疑他们利用河南虚开的发票,骗取国家的退税款。

  出口退税是国家为了鼓励外贸经济而制定的一项优惠政策,它是指对出口货物退还其在国内生产和流通环节实际缴纳的产品税、增值税、营业税和特别消费税。出口货物退税制度,是一个国家税收的重要组成部分,骗取出口退税损害的是国家利益和全体纳税人的利益。

  我们接到报案后,调出相关材料,发现一个共同点,这些河南公司都与腾邦物流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,其中有一个中间签署人,叫刘建明。

  这个人一出现,我们就围绕他做工作。河南公司为什么都通过他到腾邦进行出口?如果是正常贸易,他有可能是中间的经销商。但是,公司数量太多了!上百家!一个正常的中间商,不可能对这么多家公司。而且,这些公司又分散,有许昌的,有周口的,遍地开花。这就更反常了。何况,这些地区都是虚开发票的重灾区。

  刘建明有重大作案嫌疑!

  随着侦查工作的深入,刘建明露出了尾巴。我们发现他和表妹黄秀英成立了一家出口公司,叫利丰源。为什么他自己有出口公司,不通过自己的公司做出口业务,而要当中间人通过腾邦公司来做?

  利丰源公司随后成为我们的目标。侦查发现,这个公司有很多从安徽芜湖和河南地区开来的发票。其中,河南地区开发票的公司同时也给腾邦物流开发票,这就有交集了。证明这三方是属于一个团伙的。

  接下来,我们从腾邦入手,把跟它有生意往来的企业都调出来,看其中有哪些跟刘建明有关系。

  很快,一家大国企吸引了我们的注意。

  这家国企在湖南岳阳,原属军工企业,转制为国企后,叫际华国际。企业规模非常大,有几万员工。

  这样的大国企应该不会参与虚开发票和骗税。没必要。

  可是,为什么它会通过腾邦与刘建明发生业务联系呢?

  我们回过头来再看刘建明的出口业务,发现他为河南报出口的产品,绝大多数是服装。河南是产棉大省。纺纱、织布、做衣服,这也正常。

  际华国际给腾邦开票的内容也是服装。

  际华国际生产服装吗?

  问谁都不行,必须亲自前往侦查。

  于是,我们化装成客商,假借采购商品,来到了际华国际。

  一进门,就发现际华国际的确生产服装。

  但是,生产的是军服。军服不可能出口。

  那么,他们为什么会给腾邦开具出口服装的发票?

  难道他们除去生产军品,还做贸易?采购别家公司的服装,转手通过腾邦做贸易?

  要了解这个,不能直接问。容易打草惊蛇。

  这天,我装扮成货运公司的小老板,假装去他们公司拉业务。

  门卫大爷不让进,我就拿烟给他,边抽边跟他聊天。我说,大爷,我们公司刚新成立,没活儿,想来你们这拉拉单。你们工厂大哟,有没有做贸易?有货需要拉吗?我们想帮着拉拉,挣点儿辛苦钱。大爷就说,啊,我们公司做贸易,贸易部、财务部门都在里边儿,你进去问问吧!就放我进去了。

  进去以后,迎面碰上一位大姐,她问你找谁?我说大姐,我在岳阳这边儿刚开了一个货运公司,咱们际华的业务有没有需要拉货的活儿,能不能给我介绍介绍?

  这位大姐没说话,两眼盯着我看。

  其实,我们之前摸过了,他们的货运与中国邮政对接。

  我又跟她说,大姐,我们知道你们的货走邮局,我们收费比邮局便宜。你们有没有贸易部门,您把那些主管给我介绍介绍,我去拜访,事成了我一定谢您!

  大姐觉得我不像坏人,就把他们贸易部门的主管名单拿来了,我一看,贸易一部,贸易二部。哎哟,天赐良机,赶紧抄下来。

  际华国际果然有贸易部门,他们如做转手生意也就顺理成章了。

  我又问,大姐,这些贸易部门在厂里吗?

  不在,在外边儿,也不远。

  随后,就告诉了我地址。

  大姐,太感谢了,事成我一定联系您。

  说完,我赶紧出门。

  来到贸易部,里面有个小姑娘。我又跟她聊天,拉关系,还是这套嗑儿,找运货的活儿。我问,你们贸易部门有没有服装业务?小姑娘说有。我赶紧问,从哪儿采购的?是本地还是外地?需不需要运输?

  小姑娘说她从来没见过货,可能是从采购地直接拉过去的,具体业务由曹明经理管,她不太清楚。

  曹明经理?我心里记下这个名字。

  企业改制后,很多部门也有任务的,也要做业绩。这个曹明会不会利用这个,既捞了个人的好处,又为公司做大了业绩。

  至此,深入际华国际收获不小,了解到他们除了生产军用品,还有贸易部门做转手生意。而转手生意中确定有服装。

  那么,他们的服装是从哪里采购的?我们一查,又是河南!

  于是,这就连成了一个圈儿:河南最初直接开票给腾邦,但无法抵扣。因为河南是虚开增值税发票重灾区,早已列入了黑名单。之后,河南又开给刘建明的利丰源公司,通过他洗一手。跟谁洗呢?际华国际!国企的发票肯定可以抵扣。税务局一看,际华国际,国企,没问题,绿色通行!通行过后,刘建明再申请退税。就这样,你给我开,我给他开,他再另外开。开来开去,把不能抵扣退税的发票,变成了能抵扣退税的发票,借以骗取国家的退税款。

  这一手,叫洗票。

  什么产品也没有,就凭虚开增值税发票,捞走国家上亿真金白银。

  这不是痴人说梦,是触目惊心!

  刘建明开票的上游弄清楚了,有河南,有湖南。

  还有哪儿?再一挖,哎哟,还有安徽芜湖!

  芜湖有很多公司也给刘建明开票,票面上亿,内容也是服装。

  好,兵发芜湖,再探!

  谁去的?我去的。

  那是个冬天。天很冷,又下雨。当晚下了飞机,没带雨伞,躲都没地方躲,又打不着车。只好走到酒店,全身都湿透了

  第二天,在当地租了车,直奔开票公司的地址去了。妈耶,远离市区,荒无人烟。按照我们所查税额上亿来说,公司应该具有相当规模。结果,坐车过去一找,八个公司,六个是瞎的,只找到了两个,就是本文开头说的那两个,一个大院子挂了两家公司的牌子。门口儿就一个老大爷看门,一个工人都没有,厂房也是空的。就是这样的所谓工厂,每个月居然对外开发票上千万,你说当地的税务稽查部门和管理部门都是干什么吃的!

  事后,抓了人。一问,主犯说,招商引资政府给政策,给补贴,给上百亩地。本来他也嫌地方太远,后来又一想,不要白不要,也许以后用这个地还能做文章,贷个款什么的,骗点儿钱。

  其实,像这种“招商引资”,当地的政府部门、税务部门,完全可以评估出来,根本不可能有上亿产值。你原材料从哪儿采购?人员从哪儿招?地处偏僻,交通不便,光是运输成本就受不了,谁买你生产的东西?老百姓都能看明白的东西,当地各种部门就装瞎,税务部门就把发票开出来了!

  接下来的调查让我们哭笑不得,芜湖所谓“招商引资”引来的,或者说自愿送上门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刘建明的表妹黄秀英!

  芜湖不生产服装制作的原材料,如棉花。

  我们一查,棉花哪儿来的?

  又是河南!

  芜湖的这几家空壳公司虽然没有实际生产,却从河南大量买进制作服装和纺织品所需的棉花等原材料。而且,还不是固定从一个公司买。我们筛选了一下,有上百家。刘建明、黄秀英不是河南人,本人也不在河南生活,那河南上百家提供原材料的公司,他们又是怎么找到的?

  只有当地人才有这个人脉资源。

  这中间,肯定有一个代理人。

  通过侦查,很快,一个叫赵高的人浮出水面。

  赵高,河南周口人,长年做棉花生意,当地叫棉花贩子。从乡间、地头拉棉花,卖给棉花加工厂,挣点儿差价。生意好的时候,一年能挣几十万。后来,好多工厂自己去收购棉花,他就没生意了,这时,他通过朋友认识了刘建明、黄秀英。刘、黄起初跟他买棉花,多的时候一个月交易额上千万,赵高自己的纯利润也有四五万。可是,后来,刘、黄就不买棉花了,让赵高给他们搞买棉花增值税发票,按面值的1.8%给他提好处费。自此,棉花贩子赵高就不卖棉花卖发票了。他疯狂联系了上百家公司,以面值1.5%的提成付给这些虚开发票的公司,然后倒手给刘、黄,从中赚取0.3%。

  刘建明、黄秀英有了这些原材料的进项发票,就可以利用自己注册的空头公司开具大量服装增值税发票,用于骗税。

  这帮人勾结在一起,为什么要以服装骗税呢?

  我们经过进一步调查,得知刘建明和黄秀英是广东惠州人,做服装生意起家。不但对这个行当熟悉,在惠州还有自己的工厂,也确实在做服装。我们为此去惠州进行摸排,的确工厂里有员工、有生产。所生产的产品也确实是外单,通过深圳盐田港出口。他们以河南、安徽等地虚开的发票报出口,所出口的服装的确是惠州生产的。安徽的发票全部是未完税发票,出口后合理合法要退税。真真假假。不过,这只是他们骗税的一小部分,用来掩人耳目。你看,我有票,也有货。而绝大部分是空手套白狼。有票,没货。

  可是,他们照样骗税成功。

  刘建明、黄秀英是如何施展阴谋诡计的?

  他们开了大量的服装增值税发票,想要骗税,必须要有相对应的企业出钱买货。也就是说,只有外贸生意成功了,境外有钱进来了,国家才能给你退税。

  那怎么办?

  找地下钱庄!

  地下钱庄是这宗罪恶交易的重要一环。他们穿插其中,对冲转钱,协助骗取退税款,从中分得一杯羹。

  刘、黄事先把钱通过地下钱庄,转到香港自己的公司账户,或者地下钱庄控制的账户,然后再把这个钱以采购商品形式转回到国内出口型企业。用自己的钱买自己的货,好像外贸生意成功了,境外有钱进来了。这招儿看上去很巧妙,可是存在一个致命缺陷:他们只有发票,没有货物,那怎么能通过海关审查、验货呢?

  为此,他们又找到一个环节——货代中介公司。

  这些中介公司手中,掌握着很多从事真实出口业务的小型企业的信息。这些小型企业只需要中介公司把他的产品卖到国外去,至于怎么卖,他不管,反正也不需要退税,把产品卖出去就OK。

  刘、黄买通中介公司,把本不属于自己的货和虚开的增值税发票配到了一起,于是,他们就有票有货,出口手续完备。

  按说,手续合法了,票货两齐了,他们就可以通过自己在深圳注册的利丰源进出口公司,通关出口了。可是,利丰源公司规模不大,没有资质出口这么大量的货物,还要有更强大的力量帮助他们才行。

  这个更强大的力量是谁呢?

  就是腾邦物流公司。

  腾邦物流公司的总经理金成,长期从事对外贸易行业,对出口退税的各项政策门儿清。黄秀英曾是他的下属。所以,当黄秀英来找他洽谈“业务”时,两人一拍即合。

  腾邦物流公司以一个美金八分钱的出口代理费,跟河南、安徽等多家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,完成这些公司的服装出口业务并代为退税。协议中间方签署人为刘建明。

  事后查明,腾邦物流公司年销售额在20亿美元左右。但是,仅骗税一项就将近10亿美元。

  这其中,就有刘建明、黄秀英的一份。

  这样大的漏洞,海关不能说没有责任。但那是另一个话题了。你只要看到海关也不断有贪腐案件发生,就明白了。

  总之,在金钱的诱惑面前,骗税团伙的方方面面,形成一个利益链。大家合伙贪赃枉法,瓜分退税款。

  至此,这条经过精心谋划,分工明确,环环相扣的犯罪链条逐渐清晰。刘建明和黄秀英二人,先是通过上游原材料公司虚开进项发票,然后再在税率相对较低的一些地区,开设空壳公司用于虚开出口货物的增值税发票。之后,为了掩人耳目,再通过中介寻找本不属于自己的货源,把虚开发票和货物配合到一起,最后通过自己在深圳的利丰源公司和腾邦物流公司,假借出口名义骗取高额的出口退税。

  案件侦查结束,我们向公安部经侦局和省公安厅分别作了汇报。

  公安部经侦局决定开展全国统一收网。

  副局长刘冬把此次行动命名为“闪电一号”,派出督战组到河南、湖南、安徽、深圳等主战场。

  编筐编篓全在收口。

  因为涉及到太多的地方,太多的人,“闪电一号”必须闪电出击,不能跑风漏气。

  为此,刘东副局长来到深圳,召开了涉及案件的省份的战前动员会。各省当场领任务,一省一个信封,里面是什么当时谁也不知道。

  2012年3月16日,“闪电一号”行动开始!

  涉案的河南周口、安徽芜湖、湖南岳阳、广东深圳和惠州等四省五市,同时展开抓捕!

  刘建明是本案一号主犯,此次抓捕行动的重中之重。

  可是,我们刚刚确定了他的藏身之处,意外发生了——

  15日夜获悉:第二天,也就是统一行动日,刘建明一早要去嘉兴。

  按照原定计划,抓捕行动统一在下午两点开始。

  怎么办?

  眼看刘建明要动,抓吧,统一行动时间未到;不抓吧,他一旦动起来变数很大!

  实施布控的民警立即请示专案组。

  专案组当机立断:可以密捕,不要等统一行动!

  16日早八点,刘建明出现了。带着他的两个同伙,惊慌慌,开了一辆奔驰车往浙江嘉兴方向逃跑。

  他为什么要逃跑?

  难道我们的行动走漏了风声?

  事后才得知,不是我们的行动走漏了风声,是他与河南方面因为生意发生了矛盾,仇家放言要收他的命,所以他仓皇出逃。

  奔驰车的速度非常快,而我们在当地公安机关配合下,坐的是吉普车,速度跟不上。眨眼奔驰车就不见了。

  一号主犯不到案,意味着整个抓捕行动功亏一篑。

  现场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!

  好在,之前我们有情报,知道他要去嘉兴。要去嘉兴必定上高速公路。昨夜我们就派人在高速公路出口处守候了。

  果然,刘建明在高速公路出口处出现了。

  守候的民警开车上去,故意制造了一个刮蹭事故,当场生擒了刘建明。

  就在这时,黄秀英打电话过来。

  手机铃声顿时搅乱了民警的心!

  她打电话来干什么?

  接,还是不接?

  是我们假冒同伙接,还是让刘建明接?

  如果我们假冒同伙接,露馅儿了怎么办?

  如果让刘建明接,他突然叫喊起来怎么办?

  黄秀英是本案二号人物。统一抓捕行动还没有开始,黄秀英一旦有所察觉,后果难料!

  现场民警刚刚放下的心,又悬了起来。

  最后决定:不接!

  就当静音了,没听见。

  事后证明,不接对了!

  原来,黄秀英是为河南仇家的事打电话提醒刘建明。她一看刘建明没接电话,以为刘建明落在仇家手里了。一着急,乱方寸,自己跑到公安机关来报案,说刘建明被人绑架了。

  得,坐下吧,怎么回事?

  说完了,要走。

  别走了。把她铐上!

  啊?你们这是干什么?

  你自己明白!

  黄秀英自投罗网。

  随着两名主犯提前落网,各地统一行动开始了!

  “闪电一号”行动,共出动警力610人,税务人员130人,捣毁皮包公司100余家,缴获虚开增值税发票十几吨,追缴赃款赃物800多万元,30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。

  经审,这个骗税团伙在不到两年的时间,虚开增值税发票24亿元,骗取出口退税3.35亿元!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
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