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雄时代——深圳警察故事(一)

来源:李迪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07-24 16:55:03

  蒋海泉,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福田派出所副所长。

  80后,从警十三载,雨雪风霜!

  见他时,在靶场。

  枪在手,弹上膛!

  李老师,80后是深圳警队主体。我们这帮人,想干活,有担当!我们没吃过苦,但我们不怕吃苦!我们宁折不弯,要弯也有韧性在!老刑警教会我们勇猛睿智,敢冲敢闯。我不是最牛的,一人就一双手,但我的团队是最牛的!追捕蹲守,风餐露宿,福田的兄弟们为什么?为给老百姓保平安造福田!我们给老板办了再大的案,他都觉得这是你警察该做的。但老百姓不一样!案子再小,对他们都是天大的事。我们给破了,他就记你一辈子,拿你当天!这些年,我有几个好兄弟离开了队伍,说不知熬到什么时候是头,他们去腾讯,去阿里,年薪过百万。他们有他们的才华,我有我的情怀。我家世代当警察,连我爱人都是。我要坚守!我舍不得这身衣服,要对得起这身衣服!

  当初,我穿上这身衣服,新兵蛋子一个,第一天巡逻就遇上事。

  那是个冬天,凌晨三点,我开车巡逻到一个路口,忽听有人喊,紧跟着,一个黑影从巷子里跑出来,后面有个女的喊,他抢我包啦!我停车就追,追到一个垃圾池,冲上去把黑影扑倒,扑了我一身脏水。我把抢包的拉进附近派出所,交给值班民警。想不到他说真麻烦。我一听就来气了。我说,巡逻是我的职责,发现抢包的给抓住了,事主在这里,嫌疑人在这里,包在这里!我移交给你,你处不处理是你的事,也是你的职责,你不要觉得我给你添麻烦!

  我心里当时就发誓,如果哪天轮到我,我绝不会这样!

  说轮到,就轮到。

  这天上午,我跟联防队员强哥正在辖区巡逻,忽然来了警情,说有人入室盗窃。家里可能没人。

  该着碰上我,我就在附近!

  我带强哥冲上二楼,来到门前。

  外面是铁门,里面是木门。

  我把警用辣椒水塞给强哥,说我破门进去,拿盾牌一顶,你就喷,干倒他!

  我心想,小屁贼顶多有把刀,盾牌一上,辣水一喷,拿下!

  我把铁门撬开,一脚踹倒木门,大喊一声,不许动,警察!

  喊完我就傻了——

  一把枪正对着我!

  枪口黑洞洞。

  谁说家里没人?

  一个年轻女子的手脚被绑嘴被封,眼前横着一把刀!

  案犯躲在她身后,一手横刀,一手举枪。

  我叫了声有枪,推开强哥,拔出枪来。

  枪是拔出来了,不能开。不能伤了人质。

  我量案犯也不敢开,要开他早开了。

  双方持枪对峙,空气瞬间凝固。

  我说,我这是真家伙,快把你那假枪放下!

  案犯说,有本事你过来,过来我就开枪!

  人质惊恐万状,两眼睁得吓人。

  不行,人质危险,不能硬来。

  我笑了笑,得啦,咱俩谁也别吓唬谁,都不要拿枪对着,谁开枪都没好果子。这样吧,我先把枪收起来,你也把枪放下,有话好好说。

  说完,我就把枪插回枪套。其实,这是个假动作,看上去枪回套,手却没离枪把。一旦紧急,我能迅速射击。

  案犯看我收了枪,也把枪放下。

  就在他放枪瞬间,我突然发现右侧卧室的床上,被窝一动!

  哎哟,有人!

  一室一厅,案犯不知道卧室里还躲着人。

  我朝卧室探探头,说我拿个凳子,咱俩坐下谈。

  案犯稍一迟疑,我噌地冲了进去,一掀被窝,里头缩着个姑娘,我拽起她就往外跑。

  屋里突然拽出个大活人,把案犯吓一跳。他马上又举起枪,不行,你不能让她走!

  我心说这可由不得你了,救出一个是一个,你要开枪就开吧!

  我一侧身子,挡住了姑娘,回手一推,把她推出大门。

  案犯没有开枪。

  一挡,一推,眨眼瞬间!

  我是一堵墙。

  案犯很惊慌。

  我对他说,让孩子出去,咱们两个大人谈。

  他说,我不跟你谈,你太猛了,叫你们头儿来!

  不用叫,我们来啦!

  身后传来副所长梁海州的声音。

  我回头一看,他和张欣争所长都闻讯赶来了。

  梁海州瘦瘦小小,一脸书生。

  我跟你谈行吗?他笑眯眯地看着案犯。像只猫。

  案犯看他瘦小,说行。

  谈来谈去,案犯提出条件:五万现金,一辆车。

  梁海州说,不多,不多,说明你实在困难了。得啦,谁都有为难的时候,我们就帮帮你。海泉啊,你去找五万块钱,再开一辆车来!

  我转身下楼,到村委会借了五万块。捆好,拎了回来。

  张所长朝我一伸手,我会意,马上把钱递给他。

  你看,钱来了!张所长举起钱,对案犯晃了晃。

  他刚要进屋,案犯说,你别过来!

  那怎么给你?

  扔过来!

  行啊,接着!

  张所长说完,把钱往案犯身边一扔。

  案犯弯腰就捡。

  就在他弯腰瞬间,张所长唰地扑过去,一把抱住人质,就地一滚。紧跟着——

  砰砰砰!砰砰!

  一连五枪,案犯应声毙命。

  谁打的?

  梁海州!

  他不是猫,是豹!

  枪声响处敌胆寒。像这样真刀真枪的惊心动魄。在党中央、国务院开展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,我子弹都打光了!我们深圳公安打出了威风,铲除了黑恶势力和他们的保护伞。过后你让我说,只记得一身正气砰砰砰!反而一些小案子,印象很深刻。

  有一次,辖区打工妹阿芳下班回家,正走着,忽然前面有个大叔掉了钱,自己没发现。这时,正好跟阿芳走并肩的姐妹俩说,哎,你看见那老头儿掉钱了吗?看见了。我们也看见了,见者有份,咱们分了吧!其实,这是很老套的街头诈骗,叫捡钱分钱。阿芳单纯,又贪小,说好啊。姐妹俩捡起钱来就咋唬,哎哟喂,是大美刀耶!这下可发财了,走,咱们去银行兑人民币。走了几步,妹妹接了个电话,说我们有急事不能去了,要不,把这些美刀给你,你身上带了多少钱就给我们多少。阿芳说我没带钱。你带卡了吗?我卡里只有一万三。一万三就一万三,这些美刀买房子都够了!阿芳也不想想,真要能买房子她们傻啊!当局者晕。路边正好有个取款机,阿芳就把钱取出来给了她们。她拿美元去兑换,差点儿被抓起来,假的!她跑来报案,哭得死去活来,说这是打工三年的积蓄,我该死啊,我贪心啊!我好言相劝,生怕她想不开。她哭着走了,说来报案就为心里好过些,知道没希望。

  她说没希望,我就要给她希望!

  路面监控是我们的天眼。三天后,我在一家宾馆抓住了姐妹俩。一审,茂名电白的。假装掉钱的叫灰叔,年纪挺大的,已经跑回老家了。我追到电白乡下,当地警察带我去村里找,没人。说上山砍竹子了。大太阳的,我又追上山,汗水摔八瓣儿,总算找到他。他腰不好,吃着药还来砍竹子。我喊灰叔,他说你是谁?我说我是深圳的,知道找你什么事吗?知道。那你也不用跑了,跑哪儿我都能找到你。你分了多少钱?两千。哎哟,还不够零头儿,俩丫头真黑!他一听就来气了,她们说是平分的,就六千!我说你也别气了,回去好好说说,都干过几回?得,不等回去,路上他全倒了,真没少干!

  就这样,阿芳的钱回来了。我打手机叫她来领,她一听,哇的一声哭起来,比被骗那天哭得还厉害,震得我脸麻。我说姑娘你哭什么,人抓了,钱也追回来了。她说我做梦也想不到,你们把一个打工的事当事,谁都躲着我们……

  还有一次,卖烟酒杂货的小董,也是哭着来找,说让人骗了。我问怎么回事?他哭得说不出话。原来,他开的小店常有港人光顾,买买东西,有时拿港币换点儿人民币,也有反过来换的。两币之间可赚差价,小董搂草打兔子。时间长了,都知道他能换钱。前不久,有两个人开着一辆黑色奥迪来,在他旁边开了个茶庄。抬头不见低头见,很快混熟了,时常拿人民币跟他换港币。几千块,一万块。一个多月后,说要换笔大的急用。多少?65万的!哎哟喂,大买卖!小董心想,他们有车有茶庄,平时也没少换,错不了。结果,65万人民币,除面上是真的,下面全是假的!小董发现受骗,再去茶庄找,人去楼空,只剩车轱辘印儿了!被骗的港币是小董赊来的,拿什么还?一个芝麻小店,如何能承受?老父亲想不通,当天就气绝身亡。

  小董父死财空,哭成泪人。

  我安慰他说,你先回去办后事,案子交给我们了!

  这两个骗子,老谋深算,绕路不怕跑烂鞋。

  别说前期耍手腕,就看他们假币玩得多溜吧:每十万一捆,以专用塑料硬胶带固定,再封一条白纸带,盖两个银行职员的人名章。我们一查,还真有这两个职员,一个管人事,根本不上柜台;另一个早退休了。

  茶庄呢,房子是用假身份证租的,茶叶是赊的。

  线索只剩下黑色奥迪。

  车是假牌子。而且不断换。

  可是,牌换了,前车窗挂的小饰物没换,这就给了我们机会。

  监控追踪!

  深圳这么大,还别说出了深圳,在成千上万台车里寻找这辆黑奥迪,真不是好玩的!全体上阵,不分昼夜。竹篓打水,大海捞针,看晕了脑壳看瞎了眼。

  最终,锁定!

  就在小董老父亲出殡当天,罪犯被捉拿归案!

  小董叫了声老天爷啊,扑通一声跪下,放声大哭……

  李老师,这些年我办的案子不少,体会只有一个,要对得起良心!兄弟们问我,泉哥你总冲在前面,不怕吗?今天上靶场,遇见去年调走的一个兄弟,讲起他们前天抓偷汽车后视镜的,说泉哥如果是你的话,你绝对当场下令,绝对开车直接撞那帮贼了,时机一错就没了!这位兄弟说着了,我就是这样一个人,正气,敢干。人就是要有正气,正气不是用嘴巴说的。现在社会就缺正气。我们再没有,那还行!

  当然,有正气,还要动脑子,就拿我办的一起入室抢劫案来说吧——

  案发那天夜里,打工妹刘艳睡得正香,想不到从冲凉房窗外爬进一个人!

  窗外没安防盗网吗?没安。

  为什么?住得高啊。

  多高?17层!

  我听了报案都吓一跳,好家伙,蜘蛛人啊!

  不是蜘蛛人,是蒙面人。

  蒙面不说,手指上还包着胶布。看不到模样儿,也留不下指纹。持刀进屋后,把刘艳拨拉醒,别睡了,拿钱来!刘艳还以为在做梦。一睁眼,魂飞了,哪儿是梦啊,大活鬼!怕他祸害自己,就挣巴起来。一挣巴,蒙面人把自己手指割破了,胶布掉下来。

  问这人长什么样?刘艳只说出衣着和大概身高。也行。

  福田的监控非常完善,先看看监控再说。

  还是那句话,看监控,说出来轻描淡写,其实要做大量工作,甚至十几个人日夜不停。要把路面所有的监控,按案发时间段连成一个网。在每个时间段,案犯到底在哪个节点,哪个位置出现过。他不会凭空出现,也不会凭空消失。打个比方,看到送快餐的进楼了,几点进去的,几点出来的,是不是空手?谁进去就没出来,必须要追进电梯找到他,看他从几楼出来的,确定他是租户,还是来干什么的。可想而知,工作之海量!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
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