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有你,我的战友!

来源:网投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07-24 16:03:13

  如今,自驾出游已经成了一件时尚之事。自己开着车,想走哪走哪,想停哪停哪。玩几天?走多远?随心所欲,赏心悦目。

  今年6月29日至7月6日,我与妻子从浙江省慈溪市出发,自驾去安徽、江苏、山东、河北、天津、河南,沿途的风光给我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。按说我应该写写这些美景,但今天我更想写的是战友情。我身患腰间盘突出症,但我用护腰带托着腰部,坚持自驾3000多公里,先后在四个城市,五次与战友相聚,是这个情让我成就了此行。

  此次出游,我预先做了攻略:在江苏省淮安市住一晚,然后到达山东省会济南。然后是雄安、天津、徐州、宿州、商丘......但就在出发前几天,安徽省定远县战友凤山来电话,邀请我6月29日、30日,去定远游玩。我告诉他我将于29日出发去济南。他说:“郑部长等老首长29日从南京到定远。我请你也过来陪陪他们。”

  怎么办?去还是不去?

  想起二年前,我曾因战友聚会去过定远。那是李克强总理的家乡,人杰地灵,古有“境连八邑,衢通九省”之誉,现仍为中国南北要冲。凤山参加了那次小聚,是值得我续情的战友。郑部长曾任我们部队的营长、后勤部部长,在他任上,我担任营部侦察、通信班副班长,营部代理书记(排职,相当于办公室主任)。转业后任江苏省一个企业的副总裁,我们先后四次欢聚,情谊深啊!

  于是,我答应凤山:我去!周六下午3点到达定远。

  自驾游的行程就这样改变了。

  周六早上6点30分,我驾车出发。530多公里的路程一天到达真累。尽管我使用了护腰带,腰部仍然酸痛不已,我用一包抽纸塞在腰椎与汽车座椅之间坚持着,在五个服务区休息后,终于在下午2点55分准时到达郑部长下榻的酒店。

  凤山热情地帮我办理了入住手续。进入房间不久,就收到郑部长的微信。我马上奔向他的房间,在门口见到二位军人气质的长者在等待。郑部长开门迎我们进去,把我介绍给二位长者:“这是我们营部的书记小杜,他现在……”尽管我已年过半百,但在老首长眼里,我还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。郑部长也把那二位的情况向我作了介绍:曾是我们部队的营职军官,转业后保持军人本色,发扬特别能战斗、特别能吃苦的精神,在新的岗位上屡建奇功,退休前是南京市的局级干部。虽是初次见面,但共同的部队生活,让我们聊得热火朝天。

  战友们陆续到达,凤山请大家到包厢里相聚。

  原来营部的炊事班长小常也从安徽怀远来了。他一见到我就说:“我们坐了二个半小时的大巴才到这里。”我问他:“为何不开车?自己开车的话,用不了二小时吧。”小常说:“90多公里的路,一个半小时足够了。我是故意不开车的,明天让你送我们回去。”“为什么要我送?”我问。“我多次邀请你到怀远,你却总是找各种借口谢绝。请你帮忙总不能推吧?”原来是这样,看来不去怀远是不行了。

  战友们陆陆续续都来了,活跃的气氛开始了……

  计划总是跟不上变化。次日,我急于北上去怀远送小常,但定远的战友一定要我吃了中饭再走。我以送小常为由,执意要走。战友们拍着我的肩膀说:好吧!下次再收拾你。

  我们上了高速,很快到达怀远县城。小常在那里开了一家汽车空调修理店,因为技术精,为人厚道,所以人缘好,生意兴隆。他让怀远的战友订了酒店包厢,我们一到,直接进入包厢,聊天聊得那叫一个畅快!

  现代通讯技术的发展,让我们的行程实时传送。90多公里外安徽宿州的战友阿明知道了我在怀远,邀请我去宿州。我想想自己原来的行程安排,谢绝了他的邀请,但他却说:“你二年前到怀远时,我们没见面已成遗憾,这次一定要会一会。”我很感动,那就先别管自己的行程了。小常建议:咱们去宿州见阿明后,可以次日去北距90多公里的徐州市,参观淮海战役纪念馆等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

  我和妻子在小常的陪同下向宿州出发了。路上,小常接了多个电话,都是客户急着让他修汽车空调。我让他别陪我们了,但他坚持陪我去宿州,告诉客户次日9点前赶回怀远。

 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行驶,我们终于到达宿州。阿明已经在家门口迎接我们的到来,与妻子热情地接待我们。

  阿明是我在部队司令部特务连侦察排的战友,后来调警卫排给参谋长任警卫员。他原藉定远,退伍后到了宿州,打过短工,摆过游动摊位,后来凭着良好的政治素质、身体条件,成了一家国有单位的正式职工,并逐步成长为中层领导。

  在家聊了一会,夫妇二人陪我们出行欣赏了宿州的美景。

  宿州号称云都,是安徽省的地级市,素有安徽省北大门之称,与江苏、山东、河南毗邻,是楚汉文化、淮河文化的重要发源地。宿州拥有中国华东地区最大的云计算数据中心,是CG动画集群渲染基地,中国5大量子通信节点城市之一。秦末,中国第一次农民大起义在宿州揭竿而起。楚汉相争,垓下之战,霸王别姬均在此发生。解放战争时期,中原、华东两大野战军,在宿州开辟了淮海战役的主战场,扭转了内战的形势。

  次日6时,我起床到宾馆大堂等小常,准备送他去客运中心坐车回家。阿明夫妇早早地来到宾馆为我们送行。但等了20分钟仍不见小常下来,我正纳闷怎么回事时,小常来电话了,原来他怕影响我们休息,自己打的走了。我不禁感叹:战友啊!这就是战友!

  7月3日,我从河北省保定市白洋淀景区到河南省商丘市途中,山东省菏泽市的战友闫班长获悉我将途经菏泽,盛情邀请我到他家乡去聚一下。我因计划在晚饭前到达商丘,就说不去了,以后再找机会。没想到我刚到商丘,就接到了他的电话:他已在商丘。

  我们在一家五星级酒店见面了。聊天中我得知,他是租车行驶一个半小时到这里的,就为了这次35年后的重逢。他的举动让我激动得彻夜失眠。

  闫班长是我的入党介绍人,在营部任侦察、通信班长时,我是副班长。他话不多,心很热,为人诚垦,退伍后一心参加农村建设,而今已任村党支部书记20多年,深受村民喜欢。

  次日,我和妻子直奔安徽省亳州市,计划去部队旧址:安徽省含山县林头镇。小常知道了我的行程安排,接连打了五次电话,盛情邀请我再到怀远相聚。他说:“你去林头的高速公路经过我们县境内,如果不来聚,我心里很难受。”盛情难却,午后,我在怀远下了高速出口,这是五天内,我第二次到怀远。

  小常陪我俩在淮河风景区众多景点参观游览,小常的夫人在酒店安排了盛宴。战友们的夫人都是这么热情的,也许她们平时精打细算,勤俭节约,但在招待丈夫的战友时,一点不吝啬,因为她们从丈夫的口中深深知道了战友的含义。

  第二天,我和妻子到了部队旧址,这是三年来,我和妻子第二次来到这里。虽然这里早已没有部队驻扎,我曾经工作和生活的营部大楼也已倒塌,但这是我30多年前梦开始的地方。这些年,我常常梦回军营,思念曾朝夕相处的首长和战友。

  7月6日,我离开安徽省,踏上了回家路。此次自驾游,完全没有能够按照预先的计划路线行事,但我一点都不懊恼。因为我又一次深深地沉入了浓厚的战友情谊之中,那情谊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的!

  “战友,战友,亲如兄弟……”这歌道出了战友们的心声。

  

杜跃清.jpg

 

  作者简介:杜跃清,系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、中国微型小说学会、全国公安作家协会等会员,被编入《新中国66周年文艺名家名典》,写的数千篇纪实故事、微型小说、散文等被《人民日报》、新华社、中国作家网等一百多家媒体及一些文学杂志发表。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
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