豁口月

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07-24 16:01:15

  丫丫明天要去很远的地方上大学了。

  临行前的夜晚,丫丫睡不着。窗外,那个豁了口的月亮从树梢后探出脑袋,忧郁地看着她。豁口月知道丫丫的心事,丫丫是在担心,自己走了,谁来照顾体弱多病的妈妈?

  隔壁房间传来妈妈拼命压抑着的咳嗽声,丫丫的心不由地揪紧了。丫丫知道妈妈是怕吵醒了她,耽误了明天的行程。丫丫轻轻叹息了一声,这叹息原本不该属于一个小姑娘的。丫丫的心事太重了。

  丫丫的爸爸是个警察,不是那种破案抓坏蛋的警察,是为那些破案抓坏蛋的警察服务的警察——警务保障警察。这是丫丫听爸爸科里的小刘叔叔说的。

  丫丫的爸爸是警保科科长。丫丫她们县公安局有四百多名警察,丫丫的爸爸就是为这些人服务的。丫丫的爸爸总有忙不完的事,有时候一连好几天都不着家,丫丫和妈妈都早已习惯。丫丫从妈妈脸上看不出丝毫的不满意,有时候分明还有点儿小幸福。

  妈妈说,爸爸有好多同学和战友至今都还没有像样的工作,四处找活干,而且干一天活才有一天的工钱。爸爸是公家人,月月都有工资,这是多么的荣耀,能为公家忙是很了不起的!丫丫的妈妈是个没有念过多少书的村里人,觉得这辈子能嫁给丫丫爸爸很幸福。她只恨自己体弱多病,不能像那些精明能干的女人一样旺夫,相反还老让他牵挂。丫丫妈妈太了解自己的男人了,小时候因为姊妹多,家庭情况不好,二十好几了都说不下媳妇……她就是在这个时候嫁给丫丫爸爸的,她看中这个男人不仅能吃苦,对待老人也很孝顺。

  丫丫看到过妈妈用塑料袋一层一层精心包裹的一份报纸,那是她们当地的一家党报,上面有篇表扬爸爸的文章,是爸爸单位的一位秀才写的,题目叫《车灯》。说的是一年四季忙碌的爸爸,无暇照顾年老要强、每天骑着摩托赶集卖山货的爷爷。一个冬日的黄昏,爷爷骑着他那辆车灯几乎失明的旧摩托车,拉着小山似的货物往家赶。开着公家的车出门为单位办事的爸爸,恰巧在路上看到了爷爷骑着摩托的背影。那时正是车流高峰,一辆接一辆的车从爷爷身边呼啸而过,带起气流和尘土,对面车辆偶尔扫射过来的灯光分外刺眼。

  爷爷歪歪扭扭地在公路边艰难骑行,爸爸真担心他稍不留神就会连车带人掉入路边的沟壕,或者撞上对面的汽车。爸爸放慢了自己的车速,他跟在爷爷摩托车的左后方,用自己的车挡住那些横冲直撞的车辆,同时用自己的车灯给爷爷照着前方的路。不,与其说是照路,还不如说是一个常年忙碌的儿子趁此机会用独特的方式与父亲交流,来弥补为人子应尽的那份孝心……这一幕正好让爸爸单位的那位秀才叔叔看到了,第二天他便把这事写成了文章,发表在市里的党报上。文章感动了一城人,丫丫的妈妈也为此很是骄傲了一阵子。

  当领导的都喜欢能干活、能把活儿干好还没牢骚的人,丫丫爸爸就是这样的人。不仅如此,丫丫爸爸在单位人缘非常好,这从丫丫爸爸同事的嘴里就能感觉到。不管是打电话,还是在街上碰到丫丫妈妈,都嫂子长嫂子短地叫着,那叫一个亲热,就如同她是他们的亲嫂子一般。还有每年都有好多个奖状、模范证书领回家来,丫丫每次都举着给她看,念给她听。丫丫读书也很用功,这都是受了她爸爸的影响,要不今年也不会考上“985”大学。丫丫妈妈不懂这些名词,她从村里人艳羡的目光中能感觉到,那是个特别好的大学。有这么好的老公和女儿,她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。

  但是,自从丫丫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,丫丫的心里就有事了。以前不管学习多忙,回到家里总有机会帮妈妈做这个干那个的,她觉得有她在家,妈妈就会轻松许多。老爸是指望不上的,正如妈妈说的,他真是个“公家人”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能在家呆的时间加起来还没有两个月。

  记得有一次黄河滩发大水,爸爸愣是半个月没进家门一步,一会儿买帐篷,一会儿送干粮;一会儿防洪堵水的器材不够了,一会儿又跟着局长沿线察看有没有新出现的险情……丫丫半月后见到爸爸,简直都不认识了,爸爸像是从泥水里爬出来一样,眼里布满了血丝,胡子拉碴,颧骨上一道树枝刮痕,衣服也破了几个口子。妈妈问,是不是大家都和你一样?他回答说,要是那样我就失职了。妈妈不解地愣在那里。他解释说,我的任务就是保证大家吃好喝好有力气有精神把活儿干好,怎么会和我一样?大伙干劲足得很!

  还有一年腊月,离大年三十没几天了,爸爸已经一个礼拜没回家,家里什么年货都还没准备。妈妈让丫丫到公安局看爸爸有空没有,能不能给家里办点年货。丫丫很难为情,丫丫不愿意因为家里的事到爸爸的单位去找爸爸,可是她又不能不去。爸爸所在科室的几个办公室门都敞开着,爸爸的同事们进进出出都在忙事儿,有的手里拿着票据,有的在电脑桌上做报表……爸爸不在,小刘叔叔说爸爸刚从财政局回来,又和局长出去慰问老干部了。

  “你瞧,还有好几个人等着和你爸说事呢……”小刘叔叔用嘴一努。丫丫没敢再吭声,兀自蔫蔫地离开了。她不知回到家怎么面对妈妈,她的兜里只有几十元钱,这点钱能给家里买什么呀!她恨自己不是男孩子,不能替爸爸支撑这个家……后来还是小刘叔叔在腊月二十八那天,给家里送来一堆年货,说是爸爸给买的,爸爸有事回不来,让他给送家里来。丫丫送走小刘叔叔,看着妈妈独自忙碌的身影,突然一阵心酸。丫丫打开电视机,电视画面里一派欢快喜庆的气氛,红灯笼、红鞭炮、红衣服……她想用电视里的欢声笑语冲淡家里的冷清。

  年三十晚上,爸爸终于回来了,带着满脸的歉疚。他洗了手说帮妈妈干点啥,妈妈让他坐在沙发上看会儿春晚。爸爸看着看着竟睡着了,后来那迎接新年的震天的爆竹声都没把他惊醒,倒是他的呼噜声悠然融进了迎新的鞭炮声中。

  丫丫想着这一切,她不知道明天自己这一离家,妈妈的日子该怎么过,有谁帮她做家务,陪她说话,她咳嗽不止的时候谁为她捶背,给她倒水递药……丫丫突然觉得以前在家帮妈妈干的活太少了……

  静静的夜里,不知从哪里飘来了歌声——

  等我老了,带着你退出红尘

  住在一个僻静的小镇上,

  房前种花,屋后种菜,

  我们一起采摘,做饭。

  春看花,秋扫叶,

  夏养家禽冬烧柴。

  一起相伴看日落,

  挽手唱咱童年的歌,

  四周鸟语花香,

  炊烟在房顶上飘渺……

  丫丫在歌声里睡着了,梦中,丫丫看见爸爸拉着妈妈的手在老家的村子里散步……

  窗外,那轮豁口月不知何时躲到云层里去了,她是为无法帮丫丫解决生活的难题而羞愧吗?抑或生活本来就免不了有豁口吧?

  月亮尚有圆满的时候,丫丫她们家有满月的时候吗?

  一定会有的!

  

王二林.jpg

 

  作者简介: 王二林,山西省稷山县人,公安部刑侦局特约作家。供职于山西省万荣县公安局刑警队。长期从事基层公安宣传工作,著有多部中、短篇小说;其散文、报告文学、大案纪实、侦破通讯、新闻故事连载等多见诸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法制日报》、《人民公安报》、《检察日报》、《蓝盾》、《正气》、《警察世界》、《山西日报》、《山西法制报》全国各地报刊。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
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