责任,让“杜鹃”花儿更美

来源:杜 娟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07-25 17:37:19

  

图片3.jpg

 

  作为一个女人、一名人民警察,经常会有人问我,到底是工作更重要,还是家庭更重要?我会告诉他们:责任最重要。

  “哇……哇……”随着马王派出所院内响起一阵嘹亮的孩子啼哭声,所长张军选赶紧从办公室出来朝着户籍室喊道:“杜娟,又报警了,赶紧出警啊!”只听户籍室那边应声道:“等会儿,让我先把这个户口办完。”原来是我的孩子又哭了。三个月来,派出所的全体民警对这样的啼哭和问答已经非常熟悉了,因为只要孩子哭闹,都被他们戏称为“报警”。对群众的报警不能推,也不能拖,但对自己孩子的“报警”,我却是能拖就拖,绝不影响户籍室的正常工作。

  家庭和工作本是两条平行线,但没有想到孩子的出生使我第一次产生了纠结。面临工作十年来最重要的一次抉择: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,还是把家庭和孩子放在第一位?一系列困难摆在面前考验着我:

  丈夫现在担任派出所的副所长,自去年市局冬季行动开展以来三个月只回过两次家,平日也是一大半的时间都吃住在所里;父亲虽然是一名退居二线的老民警,但依旧是个工作狂,现在每天还坚持在刑警大队搞预审;婆婆患有脑出血,行动不便。在困难面前,我没有退缩,因为我坚信:办法总比困难多,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,就理应履行自己的义务给予孩子应有的母爱;作为一名人民警察,更要尽职尽责为了老百姓的利益恪守工作职责。

  关键时刻,已身患多年腰椎间盘突出症的母亲站了出来,对我说:“娟儿,你去上班吧,妈给你带孩子,咱不能耽误了工作。”多少年前,为了父亲的工作,为了家庭的操劳,母亲患上了久治不愈的疾病,但母亲任劳任怨,也是以同样的话在支持父亲工作;多少年后的今天,母亲又一次站出来,这次是在我面前。面对着母亲,我满怀感动,但我决定勇担责任:在工作面前,家庭应该是第二位的;在群众面前,个人利益次之。不能影响户籍室大门的正常开放,于是我毅然决定:要带着母亲抱着孩子去上班!

  产后上班第一天,一早的忙乱,耗时近50分钟才抵达单位。上午9点,我准时打开了户籍室的大门开始上班,母亲便在派出所楼上的宿舍照看孩子。三个月来,无论刮风下雨,不管再苦再累,我从来没有迟到过一次,没有请过一次假,对我而言,在责任面前永远没有“放弃”两个字。

  身为80后的我,虽然还年轻,却已经是户籍战线的一名老兵了。对各项户籍政策和办理流程都已经烂熟于心,但我并不因此而有丝毫懈怠,而是通过不断学习来充实自己,不断提高工作水平。

  2004年冬,全市开展“人像采集大会战”。为了保质保量提前完成工作,我天天加班到深夜,手脚被冻得又肿又烂,连袜子都穿不上了,仍坚持坐班工作,确保了工作任务按时完成,至今,脚上的疤痕还清楚地记录着那一个个不眠之夜的艰辛。

  2006年,是我市二代身份证换发的头一年,工作任务繁重。我主动放弃休假,在正常办理户籍的同时,加班加点办理二代身份证,不分上下班,等送完最后一批办证群众,再合成制证,每每忙完,抬头看去,时针总是指向凌晨三四点。2006年7月,我所在的斗门派出所办证量达到8100多个,创造了单机办证新纪录。一个多月后我才回到家中,家人发现我瘦了一圈——20多斤没了。

  十年来,我先后多次受到分局嘉奖和上级表扬。没有惊心动魄的侦查破案故事,也没有荡气回肠的豪言壮语,我用责任浇灌出了属于我自己的事业之花。

  “叔,你拿好,这是你的身份证,要保管好啊!”“姨,要给孙子报户口啊,还缺孩子父母的结婚证和准生证,我给你写在纸上,你回家把缺的东西拿来立即就可以给你办。”这样的话,每天我平均要说几十甚至上百遍,任何一个前来办事的普通群众都是自己的亲人,给他们一个和蔼的笑容、一声亲切的问候、一张简洁的便民条比什么都强。

  

图片4.jpg

 

  马王街办石桥村何某与河南籍女青年高某于2006年登记结婚,随后在马王派出所申请迁移户口,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审批办结。去年7月,高某怒气冲冲地来到户籍室质问办理情况,大吵大闹,我耐心询问了情况,尽管是自己来马王所工作前的遗留问题,但我还是认真核对了受理登记。当时我已怀孕近七个月,挺着大肚子来回奔波于分局、市局协调此事。当高某拿到准迁证的那一刻,激动地都不敢相信,几年未解决的户口,就在这短短一周多时间里让这个“大肚婆”解决了,言语感谢之外,她也深切地关心起我的身体情况。

  在做好户籍室本职工作的同时,我还经常到各村组走访,征求群众对派出所户籍管理的工作意见和建议。在户口核对工作中,我到斗门常白村核对刘老汉家中的户口时,刘老汉喃喃地道出家中有两个孙子没有户口。在我的关切询问下,刘老汉才说出女儿早年被拐骗至外地,被别人买去当媳妇,后来怀了第二胎后,辗转回到老家生下了二儿子的事情。但祸不单行,孩子出生三个多月,刘老汉的女儿染病身亡,两个孩子都留给了刘老汉及老伴。老伴在照顾了几年后也病倒去世,只剩下祖孙三人相依为命。如今,眼看着孩子快20岁了,却还没有户口,老人的眼泪让我也眼眶湿湿的。随后,我立即和分局户政大队取得联系亲自参与调查走访,终于帮孩子落了户。接过印有两个孙儿信息的户口本时,刘老汉激动地老泪纵横,哽咽地说不出话来。

  2006年5月,我收到了斗门街办齐曹村委会“鱼水情深”的牌匾和感谢信。今年4月初,马王所辖区一位老太太听说我生孩子了,专门到派出所送来了她亲手给孩子做的一套衣服,老太太说:“我去年来给儿媳妇办户口就看你挺着个大肚子,还在给我们办户口,挺不容易的。”付出总有回报,每当我想到这些温暖的事,就感动万分。其实我就是干了自己该干的工作,没想到群众会给我这么大的肯定,这份来自群众的温暖,才是我最大的光荣。

  (作者系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马王派出所民警)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
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联系我们